《姓赖的》


假如他们娶华裔女性为妻,或嫁给华裔男性,
请问,孩子的DNA怎样算?



难道这也是他们闹分裂的原因之一吗?







《是祸是福?》


塞翁失,是


我个人认为~~是



至少他们不用到处巡回演出,
沦落为政客的活招牌


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安心练球吧。2年后再见!








《汤杯818》

昨夜,全球见证日本国首次把汤杯抱回家。
假如你问我,是日本侥幸吗?还是大马的运气欠佳?
都不是。
凭良心讲,放眼全球,现今绝对没有一支队伍可以打倒中国队的。
但,日本做到了。他们是侥幸吗?
一支可以将长城推倒的队伍,没有身怀绝世武功肯定无法办到的。
你看看中国队,连世界冠军林丹也只能屈居第三单打,可见他们的实力的确惊人。
可是在四强争夺战却爆了一个世纪大冷门~~输给了寂寂无闻的日本!
所以,大马输给日本,算爆冷吗?我不认为是。
好了,别人的球员我不想谈,我只想跟大家聊聊我们的球员。
从哪里聊起呢?好,别的不说,就从“失误”和“态度”谈起吧。
很简单,5场球之中,谁的失误最少,他就是赢家。
第一单打,李宗伟接近0失误,当然可以先夺一分,不奇怪。
第二双打,肥仔和他的资深队友失误最少10次以上。
请记得,一次失误就等于送一分给对方。所以,夺得开球权一点好处都没!
关键一战,你有统计过刘国伦一共犯下多少失误吗?
当然,他们又不是神仙,在这种压力底下哪有完美的人?
但,日本球员没有压力吗?为什么人家的失误率会比我们少?
至于肥仔豪哥,当然有贬有赞。
先不谈他的球技。
世上没有任何法律指明肥仔不能打羽毛球的。但我很好奇~~国家队的伙食那么丰富吗?还是他的食量多过运动量?
反观其他奇瘦无比的队友,人家外国还以为我们虐待球员呢!
有人称赞豪哥的跃杀非常精彩。我在想~~这种身材能跳多少年?再这样跳下去,膝盖不出问题才怪!
我很好奇~~国家队没有聘请营养师的吗?假如有,我想他们应该失责了。
据说,这是一代巨星李宗伟的最后汤杯赛?
我们全国球迷都有纳闷~~几时才会出现李宗伟第2呢?
两个可能性~~等李宗伟的儿子长大。
还是等他的爸爸跟他的新妈妈再生一个?





《鸟毛球》



其实,我已经好多年不看汤杯赛直播了。无论我国有没有进决赛。
心脏不好,血压也不好,睡觉最好!反正明早看报纸就知道成绩了嘛。
年少时的那股热情,如今随着岁月的流逝,已消失无踪。
在80年代初期,没有网络,没有VCD,只有录影带。
当年,电视机和录影带就是我的“羽球教练”了。
凡是高手过招,都会把它录下来,慢慢欣赏,顺便偷师。
当然,录影效果也不是很理想,没有高清,只有蒙蒙一片。
运气不好时,带子还会卡住呢!报销!
当年的高手们,如今从商的从商,当教练的当教练了。也有几个成仙了。
当然,我们也老了。

《不是普通的蛋!》

看到这些XX的行径,我只想问~~






我国究竟还有法律吗?




注:XX的意思就是填上任何你们认为非常贴切的词。













《celaka!》


看到这群畜生
凶神恶煞的样子



我只能说~~

没有别的词更贴切了!






《身为华人,曾经让你自豪吗?》

华人,就像一颗随风飘的种子~~飘到那里,生在那里。
也因此让我们5000年历久不衰,而沾沾自喜。
但,经过了历史上无数次反华灭华的惨痛事件之后,我想,大家是不是应该好好地反省一下,自己在这个地球上究竟扮演着什么角色?
首先,我们必须找出它的祸首。
要不是当初中国沦落为东亚病夫,它的子民需要四处逃难,流落他乡吗?
要不是华人天生一副贱骨头,吃苦如吃补,我想我们早就像一只失散的绵羊,任野狼宰杀了!
华人贪钱,我一点也不惊讶。
华人当初离开祖国,最大的原因就是~~穷。
因此,他们来到异乡最大的目标就是~~赚钱!越多越好!
所以,我们才看见今天的东南亚,甚至整个亚洲,华人在富翁榜上稳居冠军,无人能比。
也因此让一些人眼红嫉妒,说华人不折手段,抢夺他们的财富,该死!
坦白说,这些流落他乡的华人当初真的没有想过会落地生根,更没有想过有任何国家可以接受他们成为国民,更享有他国国民的一切福利。
其实,华人当初的想法非常单纯~~赚够钱后,就衣锦还乡,娶个老婆,生几个孩子,买一块地,当个地主,过完余生。
但因为有些人在异乡不甘寂寞,组织了家庭,加上事业有成,在异乡稍有名气和势力,慢慢地就忘了祖国,也不想回去了。
有人忘宗,当然也有人念念不忘。于是,华校就开始萌芽成长了。
有人说,华文教育就像一条母亲和孩子的脐带,血浓于水!母亲越健壮,孩子也一样。
但,脐带始终需要剪断的一天。
孩子自己成长,总会遇到一些不如意。
凭着坚定的意志力和惊人的毅力,当年的小树总算开花结果了。虽然经历了无数次被人砍伐的厄运。
看看我们可爱的邻国华人,以为烧掉祖先的神祖牌,埋葬了自己的姓氏、语言和文化,改用手抓饭吃,人家就会当他们是一家人。可是,一旦发生种族纠纷,富裕的华人就成为他们攻击的对象,造成血流成河。
我很同情他们的天真。
希望经过这些事情,能让他们开窍~~只控制经济大权,是不足于让自己安居乐业的。
掌控国家大权,才是最实际的!
你看泰国,华人不已经慢慢地掌控国家大权了吗?虽然他们连自己的华文名也没有。
再看MH370事件,当我们的华裔歌手在中国被人诅咒时,我们必须厘清一件事~~哪里才是我们的根?
越南反华事件,也让我们知道~~会母语也是一种错?
我们不能再做浮萍了!
虽然有根,却需要水来支撑才能活下去,才能走得更远。
我们要做什么才能提升华人的地位?
入阁当部长?
还是租借两头熊猫?










《没有狮子的狮子山》



和丰狮子山是我们中小学时,每个周末或假日时最常去的地方。
我们每次都是从竹芭路口的印度神庙开始出发。
一路都是橡胶树。
因为是私人胶园,平时有人打理和照顾,
所以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种野草丛生,猛兽出没的深山。
每次大伙儿说说笑笑,很快就会到达山顶处。
不过,要上到最高峰,必须先爬上一把大约10多尺高的90度铁梯。
印象中大概只上过三次而已。
从上面看下来,太恐怖了,有点畏高。
也因为太紧张了,每每忘了观赏和丰全景,实在可惜。
每次下山后,已是中午时分,饥肠辘辘。
我们都不忘在路边一间茶室喝一杯冰冷的凉水来解暑,才拖着疲累的身子归家。
虽然上山的经验丰富,但偶尔还会迷路。
有一次不懂是不是鬼遮眼,下山时竟然走错了方向!
走到Felda Lasah那边去了!当时虽有惊无险,但身子已经彻底虚脱了!
这就是我们这一代的镇民跟狮子山的一段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忘年之情。
每次看到它,都有一种说不清的思念。
突然很想问它~~近来无恙?

《好感人哦!》

很多报章不约而同都用了闹剧作为大标题,
我觉得用词非常贴切。


至于这场闹剧,会不会变成这群青蛙的悲剧?
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我不懂看命,也不懂看风水,但我可以100%肯定一件事~
鸡鸡肯定会以最高的诚意出席蛙王公主的婚礼。
不信?17号就揭晓了。
也许这就是他们谈判的条件之一?


我也有女儿,所以我很感动
你被他感动了吗?


注:这肯定不是中指。




哈哈哈哈哈哈哈!!











《SPRM》

请问
校方向某位政客讨钱进行校内活动,
或者
政客心甘情愿捐献一笔钱给学校,
算贿赂行为吗?


《这就是改革?》


中六不是人读的!”
很久以前,假如我听到这句话,我会很生气。
不过现在想起来,才惊觉这句话的确有它的道理。
在我们那个年代,中五毕业之后,穷人家的孩子除了升上中六,就是踏进社会大学,别无选择。
至于富贵人家就不用讲了,就算他们的孩子考到三等文凭也可以送去伦敦留学。
坦白说,中六的课程除了属于“世界级水准”之外,以STPM文凭进大学谈何容易?就算全A者也未必得到医科或自己钟意的科系,更何况是那些全CDE者。
因此,有人就拿中六班和大学预科班来做比较。
有人开始质疑,为什么大学预科班的学生99.9%可以进入大学?而且大部分都可以获得自己喜欢的科系?而中六考生却不能呢?
也有人问,为什么大学预科班只需要9个月就可以毕业?中六生却需要15个月呢?
为了满足这些“问题人士”的需求,于是这几年有了突破性的改革。
首先,他们在每一个区域建立了一所中六学院!对不起,现在不能再放“中”了,是大学先修班学院!
从今年开始,新生们再也不需要穿中学生的校服了。成绩也跟大学预科班一样,以学期来计算。
怎样,跟大学预科班差不多了吧?应该不会再有人投诉了吧?
不过,我还是想问他们~~这些考生将和大学预科班一样99.9%被大学录取吗?
假如情况没有改变,干嘛要花这么多财力干这些无聊的事呢?
也许你会说,人家大学预科班都是SPM全A精英咯!你们这些这么可能跟他们比呢?
说得也有道理。
为了公平起见,我认为就读大学先修班的基本条件也应该提高才对。
难怪最近很多SPM全A生因为被大学预科班拒绝了而改读大学先修班,原来是有人用心良苦。




《4.6吨有多少?》


4.6吨山竹!


今天才知道,
原来中国人那么喜欢吃山竹啊?
我只是担心一件事~


会不会有人眼花看错了?
傻傻分不清楚?













《从前和现在》


从前被老师打~~老师,求求您不要告诉我的爸爸!
现在被老师打~~老师!你敢打我?我告诉我爸爸!


《每天的大事》


乘着大家刚吃饱,想聊一下古人究竟是如何解决人生大事的。
先讲最爽的~建在河上的。
你试着闭上眼睛,幻想......一阵潺潺流水声,加上习习凉风从下面吹过.......
还可以一边做大事,一边观赏河里的小鱼儿在水中争食的实况.......精彩!
最潇洒的~这种在乡下最常见了。只要找到一棵大树,万事都能解决了。
不过请记得要留意附近的情况,千万不要遇到眼镜蛇!否则小鸟难保!
最科学的~
在水沟里放下一包用塑胶袋包着的沙。把洗碗盆和冲凉房流出来的水截停。等到你解决完毕,走出来一拉塑胶袋,那些滚滚长江之水就会把那些东西冲进大河里。
这是外婆家一直用的方法。无需抽水马桶,更不会浪费一滴水。
最人性化的~
这种是城市的人做的。
每天有人来你家帮你倒掉你不喜欢的东西。
不过哦,人人都有不测之风雨,万一几天没有人来工作........
黄河就要泛滥了!这也算恐怖了。
最恐怖的~大坑之上!
在地上挖了一个如双人床般大小的深坑。上面放了两块木板。
走上去蹲在上面,就能解决了。
我们不鼓励小孩和孕妇用这个,太危险了!
试想想,万一一个不小心,掉进里面,不淹死都被吓死啦!
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下面都是.....肥肥的蛆!
在二姑家看过,也用过。
毕生难忘。



《谁最怕伊法?》

P坚持要执行伊法,这是他们的先辈当年创党时的党旨之一,
连幼稚园小孩都知道,所以我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至于为何过了几十年却迟迟不能成功呢?
其实要成功非难事,只要超过三分之二的国会议员投票赞成,就OK了。
问题是,执政党有一个原则,就是绝对不可以投票支持反对党的任何提案,
当然也包括这个伊法。
可是,假如执政党不支持,就等于得罪了全国的回教徒,对他们的大选成绩非常不利。
于是,他们就把这粒臭蛋往非穆斯林的同盟手上传!
意思是~不是我不想要,是其他人不肯!你要骂就骂他们吧!
结果,反对的就成为挡箭牌,搞到变7-11!
假如没猜错,执政党绝对不会让这个伊法在国会提出的。
你看那些马仔,竟然敢在国会外面筑人墙,就可知他们的老大有多担心啊!
假如做得漂漂亮亮,下一届内阁名单,肯定榜上提名。
我建议,反对党现阶段应该让伊法顺利在国会提出。
把臭蛋丢回给执政党,看他们吞得下吗?
我在想,什么人最怕伊法?华人吗?不是。
是作奸犯科的回教徒。
哪一个党最多回教徒?自己想一想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