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军人》

国有国法,校有校规。
其实每所学校的校规皆大同小异,百年如一日,不值一提。
不过,新官上任三把火,总得下下马威。
没有突破,人家会说你墨守前规,没创意。
太多改革,人家会说你没事找事做!
所以,当一所学校的老大的确不容易,是好人也是坏人。
其实,校规就像一条河。
当它清澈见底的时候,你最好不要去搅浊它。
但有人明知山有虎,却向虎山行。那种冒险精神不禁让大家肃然起敬。
于是,有人专向学生的校服下手。
穿长袖,罚!
裤管太阔,罚!
裤管太窄,罚!
裤腰太低,罚!
我还亲眼见过有人剪破,甚至拉破学生的裤子!
搞了足足一年之后,第二年就不干了。
大概是玩累了吧,还是学聪明了?
接着就有人向头顶上的3000烦丝动脑筋了。
后面的头发碰到衣领,罚!
太长,罚!
太短,罚!
太新潮,罚!
不是黑发,罚!
盖过耳朵,罚!
遇到心情好时,纪律老师还会免费帮学生“理发”。
最近母校换了老大,不久就传来发禁的消息。
我不肯定究竟是谁的好主意,但肯定是高层的决定。
创校至今102年,第一次听说男生要剪军头!


其实我们并不需要大惊小怪。
据我所知,几十年前的台湾就已经执行了。每个学童看起来非常整齐和有朝气。
不过,现在已经解禁了。
大家都在自己的头顶上自由发挥创意,百花齐放,天天上映偶像剧那样。
古人曰,头上有3000根烦丝,是绝对没错的!
有比较,就有争议;有争议,世界就大乱咯!
所以,母校坚持要执行军装头一事,我绝对支持到底。
当全校的发型一致时,大家不用花时间去比较,那肯定更有时间专心读书了。
不过,我有一个建议~~不如校长和男老师们以身作则吧!那就更棒了!
假如老师们都认为这种发型把自己弄成好像傻仔般,坚持拒绝服从校长的指令,
那我认为校方应该重新检讨一下这个新政策了。
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古人说的。








《白目X!》

不懂哪条X竟然吃饱没事做,说我们华校生的国语比外劳还要差?!
拜托,虽然我们和那些人的启蒙教育有些差异,但我们上了中学之后,除了多一科华文之外,跟他们有什么不同?教育制度一样,考试评估制度也一模一样!
请问,还有什么东西好怀疑的?
华校生平时多以母语或方言交谈,母语的流利程度肯定比国语好,就像他们讲他们的母语一样,又有什么稀奇呢?
更好笑的是,记得上中六时,竟然有几个来自国中的华裔同学需要参加SPM的国语重考!
讲话流利,书写并不一定很好。相反的,书写一流的人,未必口才也一流。
就像教球的教练一样,会教球,未必是世界冠军。世界冠军也未必会教球。
不过,华校生有一个公认的优点~~记性好,厉害背东西!
我至今也不懂这究竟是优点还是缺点?
总而言之,我们都是从小背书背到大的!背精选作文更是一绝。
所以,很多人国语作文可以拿A,理解题未必能得A,就是这个原因了。
华校生,加油!

《F》



大女儿的男友昨天大学毕业。
不过,她非常担心一件事。
问她担心什么?
原来对方一家人一见面就是讲红毛话,她担心我无法跟对方的家人沟通。
我说,不用担心啦!你爸只需要一句就够了~~shut up
无论对方说什么,我都说shut up就行了!包没错!
当然,你们一定怀疑我何止懂这一句对吗?
其实我最厉害的还有一句,是以F开头的。
不过这句话不是随便就可以说的,没有遇到超级的鸟人,
我是不会用这一句的,不用担心。
其实,人与人之间的沟通,都希望能以自己最熟悉的语言来交流,不是吗?
你讲鬼话,我听不懂,我讲鬼话,你又听不懂,就失去了语言最大的功能,不是吗?
我心里想,为什么是我们要担心而不是他们呢?
华人不懂华语已经够丢人了,还有什么资格笑别人?
难道不懂英语就低人一等吗?F......




《鞠躬尽瘁》

19年前刚从砂朥越回到故乡,看到一些补习天王和天后教到坐大车住洋房,
于是就学人家开个补习班。
第一批学生只有一个人。专教中三数学一科。
第二批是一班中五生。也是专教数学一科。
在6个学生当中,只有一个驾汽车来补习的。
看样子应该是家境相当不错的少爷。
这个人平时上课不认真,交学费时更不认真。
催他几次之后,某一天他竟然把钱丢在我面前!
我对自己说,做老师做到这样,何苦呢?
于是,我发毒誓从此不教补习了!
这个学生如今已经结婚生子了。我为什么那么清楚呢?
因为他现在是我的邻居!!
大概是缘未了吧?
如今每次看到他,心中不禁一阵刺痛。
我很穷,什么都没有,就只剩下一点骨气。
但是,我现在想了一想,其实应该感谢他才对。
那些钱丢得太好了!


我很穷,什么都没有。就只剩下一点点骨气。








《强人的泪》

弱者会流泪。
强者也是凡人,也有眼泪。
分别只是,强者会流着眼泪往前奔跑.....
弱者只会呆在原地,怨天尤人。






《恒心》

世上有两种生物可以爬上金字塔的最尖端~~



雄鹰




蜗牛



《我是幸福的》

外婆家是我的第二个家。
人生大半段童年都在那边度过。
40年以前,阿爸阿妈每天忙着那间奄奄一息的杂货店,只好把最小和最顽皮的我往外婆家送。下午或晚上才来接回家。
遇到雨季时经常淹水,还要麻烦舅舅背我出去了。
坦白说,外婆家有什么好玩的呢?在那个科技不发达的时代,小孩比较有创造力,很多玩意儿都是自创的!
外婆家在竹芭新村的一条大河边。
鸟语花香,潺潺流水声不是一般城市小孩可以轻易看到、嗅到或听到的。
我很幸运,因为我都经历过了。
我的老家在小镇的大街上。平时除了看到一栋又一栋冰冷的店屋,就是呼啸而过,造成柏油路发出隆隆巨响的铁车子。
除了这些,当然满园垂手可得的红毛丹也是我们无法忘怀的。
城市的小孩有可能下雨时躲在果实累累的树下吃红毛丹吗?那是他们梦里的神话。
雨后大伙儿最喜欢去果园的一条小溪捉小鱼!
当然,除了“能武”,我们也“能文”的!
坦白说,我至今还不清楚舅舅的房间里,那一叠《西游记》漫画书究竟是谁的?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中国文学,可是当年什么都不懂,只觉得很新奇,很好看。一直找,一直看........乐此不疲!
踏脚车也是在那边学会的。只是不懂摔坏了外婆多少台脚车。哈。
遇到下雨天更开心了!
除了在屋檐下玩纸船,还可以在井边“游泳”!
大家一定很奇怪,井边怎样游泳?
外婆家中有个露天的古井。他们平时就是喝这些水。
下雨时,井边四周都积起几寸高的雨水,那就是我们这些小孩的游泳池咯!
突然很怀念外婆家的粥水,和阿姨们齐心协力制作的刀马切。
所以我说,我很幸运。





《立志》

有个年轻人立志要从西马,横渡南中国海游到东马去!
果然,他成功了!
当他游到东马岸边时,成千上万的州民已经在那边热烈地迎接他了。
就在这个时候,有个老人走向他,激动地握住他的手说:



可怜的孩子,
你不知道这里有航空服务吗?




《S屁S》

又到年尾了。最忙的季节!
所谓,一年一计在于春,一年之积在于冬。
忙什么呢?忙着春夏秋积累下来未完成的工作咯!
昨天上头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
新的工作陆续来了。
SPS~~sistem pengurusan sekolah。
我至今都不明白,干嘛每所学校都要养一条叫Guru Data的废物!?
这个当初听起来让人怯步的名词,10年后才知道原来是一份优差啊!
他一星期才10节课,平均一天才进班2次。
有时候代表学校去开会,更不用进班教书。
“度假”回来后召开一个几分钟的会议,把一堆又一堆的工作丢给级任老师去做。
这个SPS其中一个最重要的部分就学生的资料。
他要级任老师将学生的名字和资料一个一个地输进去。
填完这个还有另外六项东西要填!包括父母的资料,职业、薪水......
最恐怖的就是,只要一个项目没完整,就不能储藏。而且必须重新再做!
问过其他州属的负责人,其实他应该先把学生的资料输进去了,
级任老师只需进去里面勾自己的学生就行了。
难怪他每天可以出去外面叹茶......
真羡慕。





《你忘了吗》


父母养育孩子,理所当然
老师教导学生,理所当然
人民效忠政府,理所当然
当一切都变成“理所当然”的时候,
我们往往忘了一件事~~~





《终于流血了!》


他们只想警告你~~
反政府是会让你流血的!


天很冷。血,是热的。




《机会》

每一个机会我都会好好珍惜。
因为我不知道下一次有没有机会。



《细心》

我很少弄坏东西。
不是因为我是细心的人。
我只是知道,
弄坏了,要花钱。



《打劫!!》


有人打劫拿这个








有人打劫拿这个


看起来好像打劫,却不是打劫。
你说奇怪不奇怪........?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