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军人》

国有国法,校有校规。
其实每所学校的校规皆大同小异,百年如一日,不值一提。
不过,新官上任三把火,总得下下马威。
没有突破,人家会说你墨守前规,没创意。
太多改革,人家会说你没事找事做!
所以,当一所学校的老大的确不容易,是好人也是坏人。
其实,校规就像一条河。
当它清澈见底的时候,你最好不要去搅浊它。
但有人明知山有虎,却向虎山行。那种冒险精神不禁让大家肃然起敬。
于是,有人专向学生的校服下手。
穿长袖,罚!
裤管太阔,罚!
裤管太窄,罚!
裤腰太低,罚!
我还亲眼见过有人剪破,甚至拉破学生的裤子!
搞了足足一年之后,第二年就不干了。
大概是玩累了吧,还是学聪明了?
接着就有人向头顶上的3000烦丝动脑筋了。
后面的头发碰到衣领,罚!
太长,罚!
太短,罚!
太新潮,罚!
不是黑发,罚!
盖过耳朵,罚!
遇到心情好时,纪律老师还会免费帮学生“理发”。
最近母校换了老大,不久就传来发禁的消息。
我不肯定究竟是谁的好主意,但肯定是高层的决定。
创校至今102年,第一次听说男生要剪军头!


其实我们并不需要大惊小怪。
据我所知,几十年前的台湾就已经执行了。每个学童看起来非常整齐和有朝气。
不过,现在已经解禁了。
大家都在自己的头顶上自由发挥创意,百花齐放,天天上映偶像剧那样。
古人曰,头上有3000根烦丝,是绝对没错的!
有比较,就有争议;有争议,世界就大乱咯!
所以,母校坚持要执行军装头一事,我绝对支持到底。
当全校的发型一致时,大家不用花时间去比较,那肯定更有时间专心读书了。
不过,我有一个建议~~不如校长和男老师们以身作则吧!那就更棒了!
假如老师们都认为这种发型把自己弄成好像傻仔般,坚持拒绝服从校长的指令,
那我认为校方应该重新检讨一下这个新政策了。
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古人说的。








《白目X!》

不懂哪条X竟然吃饱没事做,说我们华校生的国语比外劳还要差?!
拜托,虽然我们和那些人的启蒙教育有些差异,但我们上了中学之后,除了多一科华文之外,跟他们有什么不同?教育制度一样,考试评估制度也一模一样!
请问,还有什么东西好怀疑的?
华校生平时多以母语或方言交谈,母语的流利程度肯定比国语好,就像他们讲他们的母语一样,又有什么稀奇呢?
更好笑的是,记得上中六时,竟然有几个来自国中的华裔同学需要参加SPM的国语重考!
讲话流利,书写并不一定很好。相反的,书写一流的人,未必口才也一流。
就像教球的教练一样,会教球,未必是世界冠军。世界冠军也未必会教球。
不过,华校生有一个公认的优点~~记性好,厉害背东西!
我至今也不懂这究竟是优点还是缺点?
总而言之,我们都是从小背书背到大的!背精选作文更是一绝。
所以,很多人国语作文可以拿A,理解题未必能得A,就是这个原因了。
华校生,加油!

《F》



大女儿的男友昨天大学毕业。
不过,她非常担心一件事。
问她担心什么?
原来对方一家人一见面就是讲红毛话,她担心我无法跟对方的家人沟通。
我说,不用担心啦!你爸只需要一句就够了~~shut up
无论对方说什么,我都说shut up就行了!包没错!
当然,你们一定怀疑我何止懂这一句对吗?
其实我最厉害的还有一句,是以F开头的。
不过这句话不是随便就可以说的,没有遇到超级的鸟人,
我是不会用这一句的,不用担心。
其实,人与人之间的沟通,都希望能以自己最熟悉的语言来交流,不是吗?
你讲鬼话,我听不懂,我讲鬼话,你又听不懂,就失去了语言最大的功能,不是吗?
我心里想,为什么是我们要担心而不是他们呢?
华人不懂华语已经够丢人了,还有什么资格笑别人?
难道不懂英语就低人一等吗?F......




《鞠躬尽瘁》

19年前刚从砂朥越回到故乡,看到一些补习天王和天后教到坐大车住洋房,
于是就学人家开个补习班。
第一批学生只有一个人。专教中三数学一科。
第二批是一班中五生。也是专教数学一科。
在6个学生当中,只有一个驾汽车来补习的。
看样子应该是家境相当不错的少爷。
这个人平时上课不认真,交学费时更不认真。
催他几次之后,某一天他竟然把钱丢在我面前!
我对自己说,做老师做到这样,何苦呢?
于是,我发毒誓从此不教补习了!
这个学生如今已经结婚生子了。我为什么那么清楚呢?
因为他现在是我的邻居!!
大概是缘未了吧?
如今每次看到他,心中不禁一阵刺痛。
我很穷,什么都没有,就只剩下一点骨气。
但是,我现在想了一想,其实应该感谢他才对。
那些钱丢得太好了!


我很穷,什么都没有。就只剩下一点点骨气。








《强人的泪》

弱者会流泪。
强者也是凡人,也有眼泪。
分别只是,强者会流着眼泪往前奔跑.....
弱者只会呆在原地,怨天尤人。






《我是幸福的》

外婆家是我的第二个家。
人生大半段童年都在那边度过。
40年以前,阿爸阿妈每天忙着那间奄奄一息的杂货店,只好把最小和最顽皮的我往外婆家送。下午或晚上才来接回家。
遇到雨季时经常淹水,还要麻烦舅舅背我出去了。
坦白说,外婆家有什么好玩的呢?在那个科技不发达的时代,小孩比较有创造力,很多玩意儿都是自创的!
外婆家在竹芭新村的一条大河边。
鸟语花香,潺潺流水声不是一般城市小孩可以轻易看到、嗅到或听到的。
我很幸运,因为我都经历过了。
我的老家在小镇的大街上。平时除了看到一栋又一栋冰冷的店屋,就是呼啸而过,造成柏油路发出隆隆巨响的铁车子。
除了这些,当然满园垂手可得的红毛丹也是我们无法忘怀的。
城市的小孩有可能下雨时躲在果实累累的树下吃红毛丹吗?那是他们梦里的神话。
雨后大伙儿最喜欢去果园的一条小溪捉小鱼!
当然,除了“能武”,我们也“能文”的!
坦白说,我至今还不清楚舅舅的房间里,那一叠《西游记》漫画书究竟是谁的?
这是我第一次接触中国文学,可是当年什么都不懂,只觉得很新奇,很好看。一直找,一直看........乐此不疲!
踏脚车也是在那边学会的。只是不懂摔坏了外婆多少台脚车。哈。
遇到下雨天更开心了!
除了在屋檐下玩纸船,还可以在井边“游泳”!
大家一定很奇怪,井边怎样游泳?
外婆家中有个露天的古井。他们平时就是喝这些水。
下雨时,井边四周都积起几寸高的雨水,那就是我们这些小孩的游泳池咯!
突然很怀念外婆家的粥水,和阿姨们齐心协力制作的刀马切。
所以我说,我很幸运。





《立志》

有个年轻人立志要从西马,横渡南中国海游到东马去!
果然,他成功了!
当他游到东马岸边时,成千上万的州民已经在那边热烈地迎接他了。
就在这个时候,有个老人走向他,激动地握住他的手说:



可怜的孩子,
你不知道这里有航空服务吗?




《S屁S》

又到年尾了。最忙的季节!
所谓,一年一计在于春,一年之积在于冬。
忙什么呢?忙着春夏秋积累下来未完成的工作咯!
昨天上头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
新的工作陆续来了。
SPS~~sistem pengurusan sekolah。
我至今都不明白,干嘛每所学校都要养一条叫Guru Data的废物!?
这个当初听起来让人怯步的名词,10年后才知道原来是一份优差啊!
他一星期才10节课,平均一天才进班2次。
有时候代表学校去开会,更不用进班教书。
“度假”回来后召开一个几分钟的会议,把一堆又一堆的工作丢给级任老师去做。
这个SPS其中一个最重要的部分就学生的资料。
他要级任老师将学生的名字和资料一个一个地输进去。
填完这个还有另外六项东西要填!包括父母的资料,职业、薪水......
最恐怖的就是,只要一个项目没完整,就不能储藏。而且必须重新再做!
问过其他州属的负责人,其实他应该先把学生的资料输进去了,
级任老师只需进去里面勾自己的学生就行了。
难怪他每天可以出去外面叹茶......
真羡慕。





《你忘了吗》


父母养育孩子,理所当然
老师教导学生,理所当然
人民效忠政府,理所当然
当一切都变成“理所当然”的时候,
我们往往忘了一件事~~~





《终于流血了!》


他们只想警告你~~
反政府是会让你流血的!


天很冷。血,是热的。




《机会》

每一个机会我都会好好珍惜。
因为我不知道下一次有没有机会。



《细心》

我很少弄坏东西。
不是因为我是细心的人。
我只是知道,
弄坏了,要花钱。



《打劫!!》


有人打劫拿这个








有人打劫拿这个


看起来好像打劫,却不是打劫。
你说奇怪不奇怪........?













《你的脸呢?》

一般上,
坏事的人都有这种独特的装扮.......








因为他们以为......



他们的上帝看不到他们的







《人性的考验》

SRP取代LCE,PMR取代SRP,PT3取代PMR。
我认为PT3是一场人性的考验
为什么呢?
题目自己检查自己印刷,监考官是自己的老师,批改考卷也是自己的老师负责.....
不过,我相信全国的老师都是专业的,担屎不偷吃的。



《白痴和小丑》


小丑白痴有什么差别?



白痴永远不知道何时应该停止。








小丑知道,他下班了,他就会停止。









《成功秘诀》

要红有两个条件。


台上1分钟,台下10年功。



台下1分钟,不用10年功。






《又早泄!?》



目前,杏坛最热门的话题非“早泄”莫属了!
坦白说,没有几个考生或师长愿意看到这种结局。
于是,怨声载道,妈妈声如群蛙在雨后高歌一样的响亮。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我倒认为是好事。不是吗?
首先,我必须称赞考试局高层的认错勇气。虽不至于切腹自尽。
毕竟这种认错道歉的风气在我国是非常非诚罕见的。
众所周知,泄题传闻在我国已经不是新鲜事了。但重考事件更是少之又少。
这一次警方火速逮捕14名嫌犯归案,证明他们有改革的决心和勇气,我们身为人民的当然也要给他们一些鼓励的掌声啊!
至少那些习惯偷吃的人,经过这件事之后,
也希望他们会稍微约束一下自己目无王法的行为。
这不是好事吗?
有人专靠旁门左道考到佳绩,对于一些日夜苦读的考生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
统一考试原本就应该在公平、公正和公开的情况之下进行的。
不是吗?



《小白球》



其实最早接触的运动不是打羽球,是打乒乓球。
记得小时候,我家有一张用来做功课的长桌子。
到了周末和假期时,它就是我们的乒乓桌了!
邻居小孩和一些同学都会准时来我家报到。一个早上就这样打发掉了。
在那个校规还没那么严厉的年代,考完年终大考之后,
学生们就会用班上的桌子排成乒乓桌,大战就这样开始了。
自从毕业后,就再也没有看过这种“盛况”了。
昨天从KL坐德士回家时,跟一位60岁的同乡安哥聊天。
才知道在富贵村的互助会礼堂有一群热爱打乒乓球的居民差不多每天都在那边打球。
今天接到他的短讯,约我打球。也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去到那边一看,最小的球员大概只有7岁,最老的应该超过65岁了。
还有几个aunty级球员。但是她们的球艺可不是main-main的啊!
原来他们有一个ipoh来的教练。一个星期来和丰教两次球。
难怪这些居民个个都是高手!
真的是卧虎藏龙啊!

《都是早泄的错?》


钱财尚未交到对方的手中,算贿赂吗?


脱掉裤子露出生殖器,算强奸吗?



考试尚未进行就知道题目了,算早泄吗?








《先进国?》



这些人处理危机的手法太粗糙了。
我认为他们必须按照时间表如常进行考试,绝对不能延后,避免打草惊蛇。
据说他们早在星期一就已经知道出事了,就应该赶紧让候补试题上场,
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就度过难关了嘛!
坦白说,在这一秒钟之前,我还没看过据说已经泄漏的题目,更不知道泄题一事。
但,经过这些人的宣扬之后,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
往年的泄题事件,通常都是考试完毕之后才有人在报章或社交网络发泄不满。
但,考试局只要否认一切,再吵我就用某某法令控告你!事情很快就平静了。
而这一次却是当局愿意自首,承认泄题,这才奇怪!
搞到部长也要亲自出来道歉......你叫老子的面子如何挂得住?
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拖延到九月尾?
难道候补试题需要19天来准备吗?
不过,谁能担保30号的考题没有泄漏呢?
今天才11号,19天肯定足于让这些不法之徒再做手脚了!
万一很不幸的,30号的试卷又泄题了!
这个考试是不是要拖延到2020年才能完毕?







《谋杀》



我个人非常支持留级和跳级制。
一个人无法掌握一年级的基本技能,就算让他顺利地升上二年级、三年级.......中五,又怎样?手中无证书,身上无技能,还能做些什么工作?
经历11年的中小学教育,竟然还要担心未来的前途,实在可笑!
也许有人会说~~留级制不是更浪费学生的青春吗?
除非你是智障的,否则一本书或一个技能重复了两年之后,难道还不能掌握吗?
那些连续三年都无法过关者,应该赶紧被转送去特殊学校,让他们学习更实际的生活技能,至少以后可以养活自己和家人。
不是很好吗?
至于跳级制,我认为也必须执行。
根据目前的制度,无论你是白痴还是天才,都必须17岁或18岁毕业。
我认为这种教育制度不是在栽培人才,而是在谋杀天才!







《又泄了?》



世界上没有100%不会泄题的考试。
除非不是人出题,不是人印刷,不是人运送,不是人监考......
其实,当过监考官的人都知道,我们的试题是被层层塑胶袋包起来的。
当考题送抵贮藏库之后,负责人必须小心检查。
除了确保考卷足够之外,还要检查是否有被打开过的痕迹。
当然,贮藏库的钥匙也由“人”来负责的。
考试当天,每个考场有两位负责人同坐一辆车去贮藏库领取当天的考卷。
这是为了确保没有人半路打开包裹。
到了考场,还需考生见证“开幕”仪式,证实考题的包装完美无缺。
考试完毕,还要经过层层包扎才能寄送给几百公里远的批改老师。
以我多年经验,这整个过程是不可能泄题的。
但凡事也有除非.......
除非大家集体串通!不过,这个可能性不高。
最新消息~~今年的中三考试由自己学校的老师全权负责监考和批改!
我心里想~~OMG!



《问好》

月,不一定是故乡的明亮。
花,也不一定是故乡的香。
但,人却是故乡的亲。



记得今晚拨个电话回家问个好。








《灯笼》



记得小学时,每逢中秋节就会发恶梦!
那个年代,每个兴中小学的学生都有制作灯笼的经验。
灯笼容易做吗?一点都不容易。手工需要非常细腻才行。
当年,最简单的灯笼就是4个圆圈的那种了!
那些动物型的灯笼,或者跑马灯,我们这些小学生根本不可能做到。
还记得我家隔壁就有一户艺术家!全家大大小小都是制作灯笼的专家!
他们成千上万的灯笼都是亲手亲脚,一笔一画制作出来的!
印象最深刻就是他家的走马灯。精致得很!


随着时代进步,各种各样用电池的新潮灯笼充斥着整个市场,
造成这些传统灯笼也逐渐被淘汰了。
现在还有小学生做灯笼吗?




《故事我来讲》

在教育界20多年,什么怪人都见过!
今天就跟大家分享一个。
话说,有个女学生写了一篇小说,其中有写到她的母亲死了........
哇,她的华文老师看到这一段立刻大发雷霆!
把学生叫来,大骂一顿!还向家长告状!说这个不孝女诅咒妈妈死!!
我心里想,难道要等到她的妈妈真的死了才能写小说吗?哈。
这个女学生我至今难于忘怀。并不是因为她的那篇作文。
当时那个校长下令在校园开挖一个鱼塘。而且还要学生亲手来挖!
因为我是负责老师,所以每个下午都跟学生们泡在泥浆里!
这个鱼塘除了凹凸不平,还有很多尖锐的树根和树枝......
很不幸的,竟然还有铁钉!!
当然,女主角依然是她!够倒霉了!
一枚大约两三寸长的生锈铁钉竟然狠狠地插进她的脚板里!
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拔出来!
令我五体投地的是~~从插入到拔出,她竟然没有流下一滴眼泪,也没有惊慌。
这是我见过最勇敢的女生!
现在大概已经做妈妈了吧?


《赵明福》



赵明福“己杀”还是“他杀”的悬案,拖到今时今日还是没完没了。
其实,最大的原因就是现场没有装设CCTV



机器只会坏掉,不会说谎。

人会坏掉,也会说谎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