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鲁迅》

最近,在网上认识了一位在澳洲服务的台湾籍飞行医生。
他是我的好朋友的男朋友。
为人敦厚老实,有话直说。
今早跟他聊天。东南西北,春夏秋冬,无所不谈。
我问他最近有看我的部落格吗?
他说,从来没有特意去看,多数都是其他网友邮寄给他看的。
不过,他在后面还加了一句很有力的评语:
其实你的文笔不是很好。
哈哈.......赞!其实他太了解我了,虽然只认识不久。
我坦白跟他说,我的中文只有中五资格,而且还考不到A等呢!不过,今天能够有机会跟他以华文在msn交流,已经算是很幸运了!
我是理科大学地理系毕业生,却因为热爱华文教育而走上华教这条崎岖的青苔路,就是那么单纯的理由。
想把生活上的酸甜苦辣,心里的感受跟大家分享分担,所以才开始写作,就是那么单纯的理由。
我也没想过要获得什么诺贝尔文学奖,什么花踪文学奖,写文章只是纯粹抒发感情,就是那么单纯的理由。
以前在砂州执教,往往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爬起来,写了不少“不伦不类”的所谓新诗。
写了一目了然的,人家说不像诗;写了一些比较复杂的,人家不知所云,还要劳烦我特别在下面注明含义。我的天啊!
写了一篇文章,只有自己看得懂,有何意义?最后决定放弃写新诗了!
医生的女友看过我的旧作,对我的评价相当高,所以他就特别留意,以更高的标准来看我的文章。
结果.........只有粗话!一无是处!一塌糊涂!不看也罢!
被他狠批的那一刻,我顿时轻松了许多!不知为什么?
台湾跟我们的国情有别。
当我们批评政府处事不当之际,心中只有一把怒火,往往忽略了中国文字的优美。而且,他也不见得看得明白,所以就无法产生共鸣了。
就像黄明志之前自导自演的影片,外国人观赏后也莫名其妙,不知所云!
加上台湾的国语就是华语,所以这位医生很难理解我们学习华文的困境。
我们的华语只是第三语言。可考可不考的地位。
马来文不及格,连一张A4文凭都拿不到!自然而然大家就会把注意力放在国语和英语上。结果,绝大多数的中五毕业生三语病重!而且还是很严重的那种!
所以,有些华裔生犯了规,被马来老师斥骂时,还会嘻嘻笑脸,这时候老师更生气了!加多两巴掌下去!
其实是因为他们听不懂国语!读了11年书,竟然无法掌握好国语?你说,我国的教育制度可悲不可悲?
其实已经算不错了,换着在以前的印尼,我们这些华教人士早就被打进黑牢了!还能活着出来已经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这位医生永远都不会理解我们东南亚华侨学习华文的艰苦。
一支笔能让一个人死,也能救全世界的人。一句话能救一个人,也能害死一个人。
至于那些一直以来支持我的“文丝”们,每天还要浪费他们宝贵的青春,看完这一堆不成文的东西,实在对不起啊,让你们失望了!
我不是鲁迅,也不是李敖,更不是曹雪芹,我只是喜欢用简单易懂的方块字,写自己的小故事
就是那么的单纯。



10 条评论:

长竹 说...

没有文笔?不可能啊!现在还是会写,如果你有去实行的话。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田风已经接任文苑的版位作编辑。快些来你的文章吧!我们在期待着。
少一点骂人的作风吧!

居安思危 说...

长竹。。
恭喜田风!之前是谁?
看到砂州的你们依然勤于文耕,好开心哦!
坦白说,西马没有鼓励新生创作的风气。报章编辑先看你的衔头有多大,有没有骂政府,才考虑要不要刊登你的文章。
所以,只好面对现实,加入地下组织,哈。
地下没有蓝天,却可以任你遨游。当然也有被告的风险。
骂人,是我的专长,没办法。

卖博士 字:孔明 说...

扑街了。。。
你的文笔都不算好?你的粗话不够我粗俗啦。。。
我的不是更惨?

幸好那位医生没有看到。

不过,,, 管他的,最重要是看到那个废材政府,屌他一轮后自己爽!

干拿鸡!

居安思危 说...

不敢当!不敢当!还有进步的空间!

长竹 说...

之前是必善啊!他是个大忙人,到处去玩去吃,然后给联合日报写专栏。
记得要寄稿来啊!
田风说你可以邮电去他的信箱。
只有半版呢!

居安思危 说...

长竹。。
杨必善?他有联络我。对,四处吃喝玩乐,享受人生!
我现在过得很自在。喜欢写什么就写,喜欢骂谁就骂!
投稿?真的很为难编辑。写得不好,不刊登,又怕作者误会;登了,又不适合....还是不要为难大家啦!
谢谢你一番好意。祝生活愉快!

Yi Pian Yun 说...

娘就是因为你的敢怒敢言才有缘做我的干儿子,我超喜欢你骂那些没有人敢骂的老不死,赞!!近来又不见你认我做干妈了?sob。。。。sob。。。。

居安思危 说...

干娘!!!

Lau Kok Kok 说...

Lau kok kok中文程度也是 half past six 啦,但曾被一台湾人赞满纸灵气逼人. So, 见人见智啦!反正用在骂这种政府,不必用牛刀的.

jb 说...

你还是原来的你。加油!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