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救讯号!》

教书二十多年,发觉学生的纪律问题日益严重!
我是最近这两年才开始教预备班的。
很多老师都不愿意教这些放牛班。除了成绩差之外,纪律问题才是最大的原因。
去年那两班虽然很坏蛋,但至少不会比今年的那两班恐怖!
在学校,我是出名“凶残”的老师,每个学生都知道。但是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竟然胆敢在我教书的时候,从隔壁班溜过来在我的课室门外装神弄鬼!我心想,这班人大概是嫌长命了吧?
我先把他们的黑脸牢牢地记在脑海里。只要某一天被我逮到一个好机会,就是他们的死期了!
华裔学生跟印裔学生有很大的差别。
华裔生多数在外有打工,所以在学校一有机会就马上“闭目养神”。很多老师教书时都特别小声,为什么呢?深怕吵醒这些大老板!这些人一旦醒过来就是世界末日了!
印裔生则不同。个个龙马精神,活泼好动,惹事生非,喧哗打闹,嘴巴更是一秒钟都合不起来!我怀疑他们连睡觉也会一直讲话!讲到归天那一天才肯停止!
他们那把高音频的“天籁之音”简直把老师们气疯了!我时常跟他们说,你们相隔不到两公分,又不是两座山,讲话需要喊那么大声吗?
最常听到的投诉就是有人喜欢嘲弄别人爸爸妈妈的名字。你千万不要小看这些小事哦,这已足于爆发第三世界大战了!
其实,他们并不是对待每位老师都是这样的。遇到自己人,连放屁也不敢。遇到巫裔老师,就完全变了一个样!
马来老师,特别是马来妹,讲话特别温柔可爱,完全没有杀伤力!这就成为他们“猎杀摧残”的对象了!
每个星期五,我都会准时收听到从隔壁班传来一阵歇斯底里的嘶喊声!大家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合格老师,我也不好意思自告奋勇去干涉人家“独特”的教学方式。
上个星期五,她终于发疯了!处于失控边沿!
只见她红着双眼走过来我的班,向我发出求救讯号!
她找对人了。我非常乐意拔刀相助。也因为如此,我不止一次惹祸上身。
她的班我也是有教过,没有一个人不怕我的。
走进去她的班,看到桌上躺着一支扫把棍。我可以了解她当时真的是很无助。问她谁造反?原来就是那三个大哥级人物。
她以为我会杀了他们,没有。
我异常冷静。这几个小瓜还不需要出动刀枪。我只是把他们带过去我的班。每个角落流放一个。警告他们坐好好,不准出一粒声音。我一听到有声音,下场就很凄惨了!
果然,两节里面他们连一粒屁也不敢放!直到放学。
这一群后进生,一放学就开始捶打一两个比较温驯的同学。简直无法无天到不敢想象!
难道你的学校没有纪律老师吗?
有啊,10多个那么多!可是一眼看下去,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那种好好先生和小姐。
其实,我认为教育部长的年龄也是学生纪律败坏的重要因素之一。
世上没有不严厉的爸爸,只有溺爱孙子的公公爷爷。你赞成吗?
你叫这些公公级的人来当教育部长或教育总监,当然是不准体罚学生啦!提倡爱的教育!
他们大概忘记了,年轻时是怎样鞭打孩子的。
新内阁新气象?拭目以待。
否则日后再也没有人敢当老师了。
其实,我不是帮校长或教育部长教书,我是替上天教书。所以,我只对上天负责。


2 条评论:

Yi Pian Yun 说...

真是把我们的心声都那么露骨地写出来!会写这种文章的全马大概只有我这干儿子你,所以我说你很了不起!你的那句“讲到归天的那天才会停止”是千真万确的!讲的同时,一只手还会在上空翻来覆去(像在炸香蕉糕那样!我也是出了名的恶婆娘,同事们都很喜欢在我隔壁,我不必走过去,有人会报告说我在隔壁班,他们自然会静静。我也是会把坏蛋抓过来我的班罚站,那是N年前的事,现在他们还怕这一招?还是少理一点,现代的已经不简单了!我甚至试过用test tube holder 来夹他们的嘴巴,换现在,za du si lo,哈哈哈!小心为妙!

jack 说...

全马第一?有没有奖金的?哈。
之前已经发毒誓不动学生了。但无奈体内流着的都是侠客的血,这种性格好难该咯。
我不是帮教育部长教书,我是替上天教书。上天自然明白我在做什么。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