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为难?》

上星期,某州某县痛失两位大学资格的华小老师!
大家也许只把它当成一般的死亡车祸,反正这个国家每天都会发生,哭了几天就没事了。
而我的看法却跟别人不一样。这也是我时常得罪人的原因之一。
我希望教育部的几个大头能暂搁大选的宣传行程,拨冗出席这个老师的葬礼。
到时候,务必要他们跪在棺木前向死者的父母亲叩九个响头
目前要找这些心甘情愿献身教育的年轻人已经是凤毛麟角的事了!
可惜教育部不但不会珍惜人才,还要想尽办法为难他们,折磨他们,让大家心灰意冷
明明是北马人,为什么偏偏要把人家的孩子送去偏远的南马执教呢!?这是什么政策!?老师不是父母生的吗!?
明明知道我们都是西马人,为什么偏偏要把我们送过去南中国海之外的东马!?弄到大家骨肉分离你们才开心吗!?你们是心理变态的虐待狂吗!?
也许他们会说,是你们自愿签合约随便我们派的,还能怪谁!?而且哪里教书还不是一样!
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只有曾经离乡背井的人,才真正明白我们的感受。
签生死约就一定要死吗?有毛谁要当癞痢狗?
坦白说,大部分进入师训学员的人都是走投无路才进来的!有哪位大路不走偏偏选择黄泥路?你给他医学系和教育局系,看看他会选哪一系?当然,也有视财如粪,满怀抱负的教育家。
我在想,难道东马人都死光了吗?难道东马人都是目不识丁的吗?难道找不到一个本地人愿意当老师吗?鬼才相信!
政府只需放宽条件,录取更多东马人进入师训学院或大学教育系,毕业后把他们送回自己的家乡执教,东马的师资问题不就解决了嘛!
在家乡执教,至少衣食住行都解决了。政府不但可以省下一笔庞大的津贴,还可以避免老师们患上忧郁症、思乡症、精神病!一举多得!
就以我为例吧。
我学院毕业后就带着新婚老婆千里迢迢,跋山涉水来到沙捞越“度蜜月”。
当时无亲无戚,只好投靠那边的好心人。
那时候薪水才RM600!除了支付日常生活费,每年还要花千多令吉买机票回家!
你知道从东马回到西马的家乡需要多久吗?海陆空,12个小时!我们的农历新年永远只有一天在家!其他的时间都在赶路!我的岳父来过一次就发誓不再来了!你可以想象当年东马落后的情况吗?
这些大官只会怪罪老师娇生惯养不肯吃苦,却忘了责问自己忽略了这个大州。什么一个大马?TMD!
而且那时候完全没有落叶归根的感觉。毕竟年迈的双亲都在西马,如何让游子们安心在这里讨生活呢?
就像现在来自吉兰丹的老师一样,有人申请了10多年也回不去啊!
教育界何时蒙上了一层黑黑发霉的政治色彩?
我想问他们,你知道每一年多少位大学教育系毕业生因为遣派的问题而无奈改行吗?我的舅舅就是其中一个。
记得当年我的班有27位准老师,结果大家都中了头奖~~~派去东马!
结果,超过一半的同学愤然丢掉教鞭不干了!有人跑去卖保险,有些跑去工厂当经理,有些自己做生意,有些出国深造.........
难道这就是他们想要的结局吗?难道这就是他们的阴谋吗?
我希望最好不是。
教育部何苦为难我们的老师?
他们知道为何现在很多资深的华小老师都不要申请升职吗?
为了区区几十块钱,丢你去山芭里面当副校长?弄到他们家破人亡?鬼才要做啊!
师资问题尚未解决,请不要再吓跑我们的老师好吗
拜托!


4 条评论:

老百姓 说...

那些高官在“山区山区”的地区中选,他们也一样要到京城来当官……他们不会体谅的啦………

安东尼老爷 说...

你可以著书。写一本题名“老师的困境”以飨读者。
老马也写过一本“马来人的困境”,到最后成为首相呢。
要是你的抱负不大的话,著书完毕,可能升任小学校长也说不定。

Jack 说...

anthony
我跟他不同级!不要把我们放在一起!

老百姓。。
他们不是白痴。没看报纸也有听新闻吧?

匿名 说...

听说,官员可从老师申请转学校时捞到好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