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那些年》

小时候,印象最深刻的东西就是
老爸每天早上都会去对面的大菜市买新鲜的蚶回来。
你以为他是买一斤两斤吗?错了!是一大袋!至少10斤!
买这么多给谁吃呢?

记得那时候家里除了五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还养了一笼子的小鸭。
鸭子非常喜欢吃蚶。
我们几个小孩的工作就是围在笼子旁,负责喂它们吃蚶。看它们吃得津津有味,心里也很开心!
不过,超过一半的蚶最后都在我们的肚子里去了!这些小鸭子怎么抢得过我们这些“大鸭子”呢?哈。
还记得那时候有一种超辣的辣椒酱~~~雪山辣椒酱!再加一些蒜米下去,简直绝配!
偶尔心血来潮,老妈也会拿来煮咖喱。再加一些店里买的咸鱼头,哇佬,三大碗饭直下肚!
现在还有人吃蚶吗?
海洋污染,B性肝炎.....让大家闻之丧胆,退避三尺!
可惜啊。



3 条评论:

一介草夫 说...

美丽的回忆,话想当年。
不说它 有多久。
只是知道,他好像是一杯 杯的老酒。
它阵阵难忘的气味,香醇,够味。

薰衣草夫人 说...

十二岁那年切除盲肠,妈妈天天让我吃蚶和猪干,说是补血。穷人家就是过这样的日子,哪懂什么病什么炎?

Jack 说...

割盲肠吃蚶?伤口不会发炎咩?
听说以前的妇女生孩子过后没什么东西可以补,就买蚶回来吃?可见它的功能可不小啊!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