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你们。爱你们》

事隔17年,还是那么想念在砂州的日子。
那时候的薪水只有区区的650大元,可是却感觉非常富足。
不是吗?妻子、孩子和车子都有了,人生何求?
当然,也要感谢那群热爱文艺创作的文友和报馆编辑,是你们精彩了我的人生。
那时候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翻报纸,往往在文艺版流连忘返。
记得很多个星期六都约了春明和万川这些年轻文友坐快艇去诗巫蓝波的风铃阁聚会。
这个单身汉,文章写得好自然不在话下,连厨房的事也难不倒他。
偶尔,他也会邀请老大黄国宝过来跟我们这几个文坛小丁“上几堂课”。
一壶清茶,几碟小菜就开始了我们的话题,直到夜深。
累了,大伙儿就挤在一间房间倒头就睡。
其实,大家最开心的日子就是一年一度的颁奖典礼了!
为什么呢?巨星云集!
记得在典礼前一晚,砂州文坛老中青都会窝在田思的旅店房里,跟这位前辈取经!
在这里我要非常感谢他当年给我的鼓励,让我知道自己也会写小说。
砂州这片土地,因为有你们的耕耘而百花齐放!
那是我的人生最穷的日子,也是最快乐的。

2 条评论:

长竹 说...

哗!原来你跟诗巫的文友们有过这么一段美丽的相聚,怪不得那个时候的你,文思滚滚,几乎每一张的报刊副刊里都有你的文章 - 诗啊散文及小说的!
的确,有时生活得快乐不快乐,跟赚得多少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不是吗?
几时会拜访砂州的泗里街?带来你的全家大小,再来个美梦成真?

jack 说...

长竹。。。
还有很多很多呢!
砂州有我的血脉~~~女儿。所以你说,我怎么可能忘记她呢?
那4年,我和蓝波一直都有电话联络。他教了我不少东西。只是我没有天分,辜负他了。春明的表现比我好太多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