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are u?》

游览FB时
无意间发现某网友的照片里
竟然有我!


天啊!
好想念东马的同道哦!虽然我们只有短短的4年缘分。
转瞬间,调回来西马已经17个年头了。
回头看,物非人非.........
印象中的学校,如今已经变成规模宏伟的高级中学了!
大家请注意看前面那位戴黑眼镜,样子有点像猴子,但却以为很有型的中年男人。这个人化了灰我也记得他!姓Wong.
记得那天在KL留宿一晚之后就乘搭早机东渡了。生平第一次坐飞机,紧张又刺激。
抵达古晋机场后,大伙儿就转乘飞机船出海来到泗里街码头。
下船之前,大家其实已经把该吐和不该吐的都统统吐光了!
教育局派来一位教育界的老前辈来接我们。他也是姓Wong。过后才发现,这里好多Wong哦!
他请我们吃干捞面。白色的。跟西马那种吃到连牙齿都变黑的干捞面有所不同。
吃饱了,去学校见校长。他的任务就圆满结束了。而我的人生却刚开始。
还记得那时候刚好是放学时间,师生都陆续回家去了。
第一个遇见的人就是他~~标准二毛子!
他劈头第一句话就是问我是不是大学毕业生?修读什么科系?精于什么球类?
可能全部答案都不符合他的要求吧。
我最记得他跟那位女副校长讲了一句话:“Useless。”
不过,我完全没有被这句话击倒,反而变成了我的座右铭!
那时候莫名其妙的就夺下了当地一年一度的羽球公开赛冠军。威名传遍全校,甚至全城!那些学生甚至还把我当偶像呢!简直媲美李宗伟!哈,一点都不夸张。
刚好当时的教育局长也是羽球发烧友,而且他的老婆是学校同事,于是他就召见了我。
记得他跟我说:“泗里街需要你,你只要专心教球就可以了,场地、羽球和球员都没问题!”
这个人果然守诺言。
所以,在短短的4年里,我一手训练的羽球队已经冲出泗里街省了。
可惜最后还是要离开。
却让一些当年瞧不起我的人跌破眼镜,对不起。












9 条评论:

走过岁月 说...

我和你相差3岁,看来你也老了哦。

jack 说...

心境不能老。老虎还可以打死几只!

Yi Pian Yun 说...

哈哈哈,useless = 废物?记得我校有一次来了两个马产(大学生),他在报到时先声明这不会那也不会,结果被送到下午班来教图工和体育,主任说,来了两个废物·,你那里有他们废?

HK 说...

哪一個帥哥是你啊?

jack 说...

YPY...
这些所谓上帝的弟兄,嘴巴超贱的!
我要离开的时候,他终于承认当年看走眼!
他说,因为你是西马人,所以我不能给你APC,他妈的!!

HK。。。
猴子上面有一个高大的肥婆,肥婆的上面那个靓仔就是了!
天啊,照片拍到好像很胖。其实那个时候没什么东西吃,应该很瘦才对。

HK 说...

噢。。。。收到! ^_^

Yi Pian Yun 说...

我一眼就认得出来,果然没错!

长竹 说...

Jack:
你回娘家17年了?真是不知不觉间。。。。。

jack 说...

长竹。。
娘家?哈。
在sarikei出世的大女儿已经进大学第二年咯!
那位Andrew Wong还在SAS吗?Madam Wong我知道前两年退休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